《一一》︰並不是如此簡單

導演楊德昌說過,這部電影取名「一一」,代表了一切簡單自然。但其實《一一》是很複雜的。她的複雜是因為導演要把這一個以家庭作中心,把每一個家庭成員各自的一段故事互相穿插和連繫起來,然後從當中他們所得到的訊息帶給我們。這是一個關係到生活和人生的自我發現與追尋,而導演所想說的「一一」,就是一個我們原來已經複雜化了的簡單概念。

從始至終,這幾個家庭成員都沒有實際的解決到自己的問題。他們都只能從嘗試解決的過程當中,領略到一點一滴的滋味。這是因為我們都知道,有些東西是逃避不了的。縱使母親對自己的存在價值產生了疑問,縱使她認為上山靜心修養會得到一些啟發,然而到最後,她始於發現,問題依然未能解決,上了山和在家裡所遇到的其實沒有兩樣,只是角色身份換轉罷了。父親是一家電腦公司的經理,而他和初戀情人在日本相遇的那段時間,他很想找尋當初戀愛時的滋味,重拾那段可愛的時光,從頭再過新生活。但那怕只是過眼雲煙,現實終歸現實,回台後問題依然存在。這是定理。只一面想著「如果可以從頭再來」是不能確實的去面對問題。不斷的逃避,只會把事情弄得更複雜。人生不斷累積了多年的經歷,有時候會被眼前的事物蒙蔽了,因為想得到解決,而不知不覺找著一些藉口來說服自己,然後到最後,自己也只不過是逃避,把事情複雜化,解決不了。

至於婷婷和洋洋,他們都是在成長的階段,他們的求知慾比起成年人強。他們對人生的經歷尚淺,未知道這個世界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婷婷很乖很純品,會為自己一時間忘了倒垃圾而害婆婆昏迷的事而自責內疚。看到隔鄰的女孩子過著甜蜜的生活,令她對戀愛充滿憧憬。然而當她真正去嘗試戀愛的時候,發現原來並不是如她所想像的美。原來她要面對朋友和戀人之間的道義掙扎,原來她要面對失去了的苦澀,原來她要面對的事實是如此預計和控制不了。最後她向婆婆訴苦,她不知道為何這個世界會和她所想的完全不一樣。而當她提出了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她或許已經向著長大成人的方向跨進了一步,她開始領略到人生一點點應有的味道。

我一直認為洋洋的角色在片中擁有著最「簡單」概念的人。因為他是一個未懂人情世故的小孩,而他所提出的是如此費解,但卻是成年人未想過的種種疑問。在他的世界裡,我們看到的是直接和單純。對女孩子和老師的報復,對解決「我們看不到自己的背面」的執著,對游泳的興趣和好奇,都是想到就做,沒有什麼顧忌。我們從他的經歷中看到的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而是面對問題的態度。因為洋洋一直都很清楚自己遇到的是什麼問題,他會認定自己應要面對的事情,繼而直接而單純的用一些令人啞然的方法去處理‥‥‥可是,為何我們會覺得啞然,而洋洋卻認為是理所當然?

當成年人正在為自己的煩惱找尋藉口去解決方法的時候,我們忘了當初最基本的態度。這是只有在天真無邪的小孩中才能找到的生氣。還記得末段洋洋向婆婆說的一翻話,當中他說了一句「我也老了」。因為年紀大了才會發現身邊有很多煩惱被纏繞著,而洋洋也自以為他也像成年人一樣,遇到了很多問題,對身邊很多東西都有好奇,可是他很清楚怎樣去處理。他不會過問婆婆究竟去了哪裡,因為他知道將來一定會知道答案,因為他知道將來會和婆婆去同一個地方。所以他不打算再問,安然面對。

所以到最後他們都在自己的人生找到一個方向。我所指的方向並不是什麼積極和希望,而是我們不應去把事情複雜化的態度,用那種所謂平常的心態,去面對生命中的灰塵,只因簡單化可能更容易看透當中的問題所在。這是一個原來我們小時候已經擁有的最基本最簡單的生活原則。導演在片中沒有把所有事情完滿的解決,也沒有刻意的悲劇化,他只是把這一家人,包括他們身邊的親朋和同事,所遇到的問題和面對方式描述出來,餘下來的就是讓我們各自去理解、體會和感受他們的故事。還記得影片開始時是一個應該喜氣洋洋的婚禮,可是大家都好像心事重重,醞釀著一些不愉快的家庭糾紛;而影片尾段恰巧是一個喪禮,他們依然各自各有自己的煩惱,依然很灰,可是他們在面對這些煩憂時,大家都似乎已經得到了一些啟示,很清晰地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去面對餘下來的風浪。

其實《一一》還有很多值得探討的地方,可是我不打算再繼續寫下去。因為片中有很多值得細膩品嚐的片段,是非單靠筆墨所能形容,是要自己親身去領略才有意思。這正正就像我們各自各的人生旅途,是要透過自己去經歷和感受箇中的滋味,才是最真實最深刻的。


潘字頭
2001.5.07

返回文字目錄 回應文章 電郵給我

 
一一
一一
一一
一一
導演‧楊德昌
台灣‧2000
閱讀 PDF 版本
潘字頭個人全集二零零二至二零一二香港

首頁 主頁‧序 我‧字頭 文字目錄 影集目錄 寫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