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她有話兒》︰請細耳傾聽

有人很喜歡下雨天。因為當雨水灑在玻璃窗上時,窗外朦朧的景色令人迷惘,但卻也迷人。迷人,因為窗外有一位自己迷戀的人。迷戀‥‥‥因為愛。

雨水怎樣無情,都無法沖淡這位深情男人的愛。無論這位芭蕾舞美人正在翩翩起舞,抑或正在綿綿熟睡,貝連盧對她都絲毫沒有改變過。在這裡,我不知道睡美人對貝連盧的感情是怎樣,我只知道,貝連盧對睡美人那種鍥而不捨照顧一生一世的心,無論晴天雨天,無論花開與否,都不能躲避陽光的照耀;在陽光照不到的另一邊,也有一個深情的男人仍然為離開自己的所愛流淚。跟著喜歡上一位鬥牛英雌,奈何造物弄人,意外令她陷入昏迷。本來應該要和馬高談的話,到臨別一刻都開不了口。更遺憾的是,馬高雖然活生生的站在鬥牛英雌的病床前,但卻也無法解開心中的枷鎖去和她談天。因為他無法確認,在病床上的她,是否會依然細心聽到你的說話。

無法確認。

執筆之時,同樣也是一個下雨天。悲劇雖沒有發生在我的身上,可是,心情卻頓時變得灰灰暗暗的,不舒服。原來貝連盧讓我知道,無法確認,只是一個開不了口的藉口。但在這一個下雨天,我坐在小巴上,窗外雨水連連,我看不清,摸不到,我也無法確認窗外的世界。然後,我開始妒忌貝連盧,因為他可以如此真心對待一個自己愛的人,因為他沒有介意回報會是怎麼樣,因為他知道,對他而言,說話,是維繫兩人感情的唯一橋樑。

於是他天天和這位睡美人談天說地,做她喜歡做的事,把他每一天的所見所聞所知所感都毫無保留地一一細訴,四年來他一直相信奇蹟,他知道睡美人會聽到他的說話,在睡夢中總算有個伴。就是這一份信念,打動了的,也許不是熟睡中的那位美人,而是我。

突然,奇蹟終於出現了,可是他卻沒有享受這個成果的權利。他失去了照顧愛人的機會,於是,他反而變得絕望了。又是一個迷惘又迷人下雨天,他選擇在這一個下雨天,化身成白鴿,希望可以永遠守護著自己的愛人。只是,被守護著的人,卻不知道自己曾被一個男人如此深情的愛過。今回這只白鴿已經再也不能和她談天說地,他只有默默的站在窗外,靜靜的看著優美動人的舞姿。可憐的白鴿,他現在真的無法確認,愛是怎麼的一回事。

雨一直繼續下,而且雨勢愈來愈大,小巴繼續向著目的地前行,但卻與我心中所想的背道而馳,距離漸遠。我沒有回望,因為我看不清,摸不到,我依然無法確認。然後,我忽然坐在劇院,看到馬高和睡美人的「重遇」,他們眼神各異,陌生,但又似曾相識。相識,全因為那只孤獨的白鴿。恰巧芭蕾舞老師看到了兩人,追問他貝連盧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其實事情比你想像中簡單。」

我從來也不覺得複雜。只是,愈簡單的東西往往最令人束手無策。貝連盧懂得去了解,懂得去愛。而最重要的是,他懂得去付諸行動。沒有人不知道什麼叫溝通,可是卻有很多人不懂得去實踐。縱使貝連盧面對著的是一個不會回應的人,但仍然把她當作正常人看待。他無私的付出並沒有得到任何回報,化身白鴿後也不知道這位睡美人有沒有為他流過一滴眼淚。但,他卻從沒怨言,仍然為她愛下去。

小巴到站了,我下了車,根本沒時間讓我打開雨傘,雨水已不斷打落在我的身上。我只好硬著頭皮飛快地逃走到可以避雨的地方。雨勢依然沒有弱下來的跡象,但我也沒有打開雨傘的必要。雨水打落在地上,發起了一連串的啪啦啪啦聲。我仍然看不清前路,摸不到對岸,但此刻我卻聽得到貝連盧的帶給我的所有心聲。

請細耳傾聽他的心聲。因為他讓你知道深愛一個人時應有的態度。


潘字頭
2002.9.12

返回文字目錄 回應文章 電郵給我

 
Talk to Her‧Hable Con Ella
Talk to Her‧Hable Con Ella
Talk to Her‧Hable Con Ella
Talk to Her‧Hable Con Ella
導演‧Pedro Almodóvar
西班牙‧2002
閱讀 PDF 版本



潘字頭個人全集二零零二至二零一二香港

首頁 主頁‧序 我‧字頭 文字目錄 影集目錄 寫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