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母親

能夠拍得到這樣擁有濃厚鄉土情懷的愛情故事,只有在中國,也只有中國人才能拍出這種韻味。張藝謀今回什麼也不談,只和大家談戀愛。一幅幅色彩燦爛花樣年華的大自然構圖,一段段漫天風雪悲愴無色
的片段,編織成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

在色彩絢麗的世界裡,當中沒有那些激烈動盪的愛情,只有一段一見鍾情而且不顧一切的愛念。含蓄但又掩蓋不了心動的喜悅,在行為上表露無違。不需要什麼「一生一世永遠愛你」的膚淺承諾,也沒有那
些因為入鄉隨俗而硬要面對面說「我愛你」的場面。只是幾句友好的問侯,一句你穿起那件紅衣裳真好看,一件在他倆視為定情信物的髮夾,修補過的青花碗,還有盡心盡力的去織布煮飯,在心上人送學生
回家的道路上等候,特地繞路到前井打水,又把水倒回井中,務求和心上人有更多時間見面。招娣的種種行為,已把她的少女情懷綻放出來,已把這段即將開花始果的愛情放進我們的心裡,讓我們用心去感
受一下這段清新簡樸細緻動人的故事,去重拾一份純真的愛。

由一見鍾情,互生情愫,到承諾一定回來,然後從此不再分開,四十年來一起生活,直到丈夫病逝,那份愛意依舊長存,那份執著信念仍然未老化,那段永遠不會忘懷的戀愛回憶仍然牢牢的在腦海、在心中
浮現。如此純真直接兩情相悅的戀愛,你說,在那裡還可以找得到?

那條來往三合屯的路,把這對陌生人撮合成一對戀人,當中有悲有喜,有盼望也有失望,是這一對情人愛的見證。所以招娣堅持要和已故的丈夫一起走過這一條路,重拾那份情懷,懷念那時花開的季節,也
是最後一次和心愛的人走上人生最後的一程。

尾段那一刻,當招娣再一次聽到那把「在這世上最好聽的聲音」重現在學校的時候,腦海的一段段燦爛回憶再次不由自主地湧出眼前,那份對愛的堅持、執著、追求,義無反顧,當中所付出的一切一切,又
豈能用三言兩語說得明白?

或許,在那一刻,他們的故事經已畫上完美的句號。然而,那一份純真的愛情,那段細膩動人的回憶,將會永遠長存於他們的心中。


潘字頭
2000.12.18


返回文字目錄 回應文章 電郵給我

 
我的父親母親
我的父親母親
導演‧張藝謀
中國‧1999
閱讀 PDF 版本
潘字頭個人全集二零零二至二零一二香港

首頁 主頁‧序 我‧字頭 文字目錄 影集目錄 寫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