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虎藏龍

近代中國武俠電影,都著重剛強氣勢。一刀一劍,一拳一掌,大都講求力量和技巧的表現。而《臥虎藏龍》在武打場面上創造出一種嶄新的動作模式,在「靜」、「輕」和「柔」之間取得默契。那幾場以輕功為主導的動作場面,在武俠小說中是「家常便飯」,但在武俠電影中可說是甚為少見。「太極」化的動作,加上對揮劍弄刀的刻劃,這些武打場面在展現「柔而有力」之餘,還能散發著懾人氣勢。李慕白的瀟灑、俞秀蓮的紮實、玉嬌龍的狠,都透過這些凌厲的場面,表露無違。

導演對場景的選擇或設計,為配合這些「太極」化的動作,也滿足他對以往中國山河的著迷,一切都盡是簡約自然。沒有刻意的修飾,也沒有刻意的營造。一幕幕的構圖,廣闊的視野,營造了種種意境,反映著角色們內心的世界。

故事中心,圍繞著李、俞和玉之間的種種關係。「臥虎藏龍」,是指行走江湖,人心險惡,危機四伏。你不知道當中會遇到什麼,或是有人在隱藏什麼,抑或潛伏著什麼動機。江湖如是,人亦如是。人的內心世界可能抑壓或潛伏著某些東西,隨時爆發出來。李慕白和俞秀蓮,對世俗觀念的執著,對道德規範的堅持,到最後都敵不過一個情字。面對即將分離,心裡抑壓著的情感終於爆發出來,寧願承諾伴著愛人身邊,而放棄那追求了一生的武學最高境界。玉嬌龍刁蠻任性,憧憬著江湖中的自由生活,拜碧眼狐狸為師,與羅小虎私訂終生,最後再因為這一切魯莽貪玩的行為,鑄成大錯,雖可深切體會到江湖險惡,但已後悔莫及。

但問題是,由於導演著重畫面構圖、動作設計的意境去表達角色之間的關係,故事的交代反而變得表面化。很多情節的舖排都透過視覺效果去塑造出來,未能充分掌握故事的核心。令到電影的文戲和武戲雖能得到平衡,但卻好像欠缺了故事的層次感,不能清澈地表達到電影的中心主題。或許正如某些影評所講,簡約化的情節交代會比較受西方口味所接受。可以說,這是筆者認為這套電影最主要的瑕疵。

不過,總括而言,這套電影在近代武俠片之中,無論在視覺創作、動作設計、音樂舖排、以至人物性格與中國山河意境的融合,都已經有資格成為一套嶄新而有質素的作品。


潘字頭
2000.7.09

返回文字目錄 回應文章 電郵給我

 
臥虎藏龍
臥虎藏龍
導演‧李安
中國‧美國‧2000
閱讀 PDF 版本
潘字頭個人全集二零零二至二零一二香港

首頁 主頁‧序 我‧字頭 文字目錄 影集目錄 寫寫‧看